汤姆视频
APP即时掌握第一手 免费成人影片
欢迎观临汤姆影院!最新域名:https://app.tom269.com
帮助中心
返回顶部
汤姆视频
APP即时掌握第一手 免费成人影片
https://加载中...
×
×
你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 情色小说 > 家庭乱伦 > 一家五女侍一夫
一家五女侍一夫
时间:2019-06-19 13:32:19

我叫玲君.20歲.不知道算未婚還是已婚!家中老麼.上面有三個姐姐.大姐嘉君23歲.二姐美君22歲.三姐玉君21歲.我們一家四千金是村裡的焦點.因為個個都是美人.大姐很早婚.20歲就嫁給開旅行社的大姐夫.那年我才16歲.看著大姐夫大陣仗的迎娶大姐.大姐夫大我整整25歲.外型帥氣成熟.又有事業.大家都說她找到如意郎君!

隔了兩年.二姐也嫁到本地.住彰化的二姐夫.在鐵工廠裡做領班.二姐夫大二姐7歲.可能都是在外工作.黝黑的膚色.加上滿嘴的檳榔跟煙味.我好不喜歡他.而且他眼神都色瞇瞇的.開口閉口都是髒話.跟二姐根本配不上!

去年.連三姐也嫁人了.家裡只剩我陪著42歲的媽媽.媽媽很早婚.15歲就嫁給爸.16歲生了大姐.雖然是四個孩子的媽.可是依舊是一枝花!十年前爸在一場車禍中死了.附近鄰居一直勸媽再嫁.可是媽說孩子都大了.暫時沒必要.等我們都嫁人了再說..

去年.三姐不顧大家反對的跟相戀的兩年多的三姐夫結婚.三姐夫大三姐8歲.是混的.不務正業.很討人厭.而且開口閉口都是流氓話.他跟二姐夫好搭.三姐是一朵鮮花插在牛糞上!

三個姐姐只有大姐夫還看的上眼..

我國中畢業後.本來想到社會工作.分擔媽媽的負擔.大姐夫不同意.他要我多讀點書.勸我唸好語言.說將來可以當導遊.他當時也栽培過三姐讀旅遊科.三姐畢業後到大姐夫公司上班.帶團旅遊才會認識三姐夫那個痞子!大姐夫義無反顧的說我的學費都他出.我好感動..

去年.我總算大學畢業.依約的到大姐夫的旅行社上班.當初他跟我簽了協定.他栽培我讀完大學.而我必需在他旅行社裡上班.直到我把助學的貸款還清.算一算這八年我欠了他三百多萬.包含學費.住宿生活費跟日本還有美國的兩次的遊學..

我一直說我還不起.可是大姐夫堅持.而且他只要我還一半.還說他會安排我帶團.賺小費.還教我很多賺小費的秘訣.我當時初入社會.不知道人心險惡.還一直感激他...

三個月前.我第一天上班.他讓我跟他帶兩個團去菲律賓的長灘島.我好興奮.那是我第一天上班就帶團.他說為了讓我熟悉.他同時帶一團跟我一起.起初大姐有些猶豫.三姐吱吱嗚嗚的.只是她們沒說原因.後來我才知道..

我們出發從台北飛到長灘島.第一天看他熟練的帶著兩個旅行團到當地.細心的跟團員們解說要注意的事項.我差點迷上他.他把我該做的事都做了.我變成是跟團去玩的團員.好輕鬆!

那一晚我看他在櫃抬跟人吵架.我急的去幫忙.我看姐夫朋常斯斯文文的.沒想到也會跟人吵架!原來是飯店記錯.少了一間房間.姐夫正跟他們協調.結果飯店的人員堅持沒房了.於是兩人吵了起來..

我看情況不對.拉著大姐夫到一旁.他依舊氣的發飆罵著:這死菲律賓人.搞不懂狀況.明明是他們少開了一間.現在叫我自己想辦法.想什麼辦法?王八蛋..「

我讓他別氣了.反正就是少一間房.不然這樣.我把房間讓出來.不就得了嗎!

姐夫:那妳要住哪?我們不能跟團員分開住的.要不然他們臨時有事找不到人.會投訴的!「

我心裡也沒想什麼就說:不要緊啊!我就跟姐夫睡一間吧.反正沒幾天.擠一擠就回台灣了.這樣不就解決了嗎?「

姐夫無奈的說:好吧!今天就先這樣.我讓他們明天再想辦法..「

當晚我們帶著團員吃完晚餐.他跟團員們交待我們的房號.說有問題就到房間找我們!他讓我先回房沖洗.下午走了沙灘還玩了水.身上粘膩膩的.好不舒服.於是我吃完飯就先回房裡.他繼續帶著團員去PUB玩..

我回房梳洗完.好舒服的坐在走廊外的咖啡桌上.我只穿著簡便的T恤跟一件熱短褲.姐夫帶著團員回酒店.幾個男團員一見我清涼的打扮.色瞇瞇的直盯著我看.我才驚覺我內衣沒穿.兩個乳頭在白色的薄T恤上隱隱若現.姐夫也注意到.急忙的喊退那些色鬼.脫下外套讓我罩著!

讓我覺得他好紳士.雖然43歲了.更有一股成熟男人的魅力.當晚.他讓我睡床上.他氣呼呼的跟服務員拿了一床棉被.坐靠在小小的椅子上睡..我很不好意思的說我比較瘦小.還是我睡沙發椅.可是他不肯.直說他是男人.怎麼可以讓我睡沙發?於是一夜就這麼相安無事的過去..

第二天早上.我提早起來梳洗.看他一個大男人緊縮在一張小椅子睡一晚.心裡好過意不去.於是我叫醒他讓他到床上補眠.我去安排團員們吃早餐跟他們早上的兩個行程!他本來不肯.還是我一番的堅持他才同意.只好說吃完早餐讓我叫醒他..

我安排團員們吃完早餐.回房裡看他睡的正打呼著.有點愛笑.原來大男人也有可愛的一面.我決定不吵他.跟著兩個當地地陪帶著團員走早上的行程!早上帶他們玩風帆.浮潛.直到中午11點.讓他們回房休息.等著12點集合吃飯!我回到房裡.看著姐夫還睡著.於是叫醒他起來吃午餐!他睡了一早上.精神好多了.於是我們一起帶著團員去吃韓國料理.吃完飯下午2點集合.帶著團員走完下午的行程..

當帶著團員吃完晚餐.事情就發生了..

吃完飯.團員們吵著要姐夫帶著他們去夜店玩.於是我們先回酒店換輕便的衣服(下午水上活動.所以大家是穿泳裝去吃飯).我回房裡換好衣服.剛剛吃了大螃蟹.嘴好乾.我從冰箱裡拿起一瓶沒開過的水.咕嚕咕嚕的灌了大半口.就跟著大夥出門.到了夜店.團員們不住的勸酒.我在逼不得已的情況下勉強的喝了一杯威士忌.就覺得渾身發熱.頭暈腦漲的..

一家五女侍一夫02
我以為自己不勝酒力.於是跟姐夫說我人不舒服.姐夫於是先帶我回酒店.再去陪他們!我回到酒店房裡.頭痛的要命.身體好熱.口又乾.我又把那瓶喝了一半的水喝完.發覺身上好熱.全身空蕩蕩的.好難受.處女地一直濕熱.躺到床上左翻右滾的.越來越難受.好熱.好癢.好空虛.我不禁打手指摸向胯間.那裡居然濕了一大片.我的意識越來越模糊.直到有隻手掌輕拍著我的臉..

姐夫:小君~小君~妳怎麼了?「

我迷迷糊糊的:姐~姐夫~我~我好熱~好難受~我是不是生病了?「

我的意識越來越模糊.好舒服.一隻手正在我身上遊走著.我被那隻手摸的渾身無力.舒服的快發瘋了.我不知道什麼時候被脫光的.像是做了一場春夢.我迷迷糊糊的享受著那種舒服的感覺.直到下體的一陣撕裂的刺痛.我22年的處女地.被開發了..

我迷迷糊糊的被迷姦了!

半夜兩點多.我從被迷姦後緩緩的醒來.當我發覺我一絲不掛的在床上.床單上的點點殷紅.證明了那不是夢.我是真的北姐夫迷姦了.而他正躺在我身邊呼呼大睡..

我驚叫了一聲:啊~~「 他從夢中被我驚醒.兩人對望著..

我哭著:姐夫.你怎麼能這樣?我們怎麼能這樣?我對姐怎麼交待?「 其實.我心裡一直對大姐夫有好感.只是.他是大姐的老公.我們怎麼可以發生這種不倫之戀..

姐夫醒來.發覺他也是一絲不掛.陽具上還有我的處女紅.他驚嚇的:啊~天啊~我~我~我~小君~我~我~哎~我真該死~我~我昨晚喝多了~我該死~我還以為妳是妳姐~我該死~「 說說邊打自己耳光..

我看他那麼自責.心裡也很難受.我心裡想著:或許是我喝醉了.不是他!而且.他也沒機會對我下藥啊?他一直在帶團員.他沒機會碰到我的杯子.而且他送我回來連房間都沒進就又去照顧團員.我怎麼會想說是他下藥迷姦我?「

我擦了淚說:姐夫~別~別這樣~我~我~我就當今天的事沒發生過~你別自責了~別再打了~「

姐夫:我是那種不負責任的人嗎?我怎麼可以~妳~妳還是~還是個處女~我~我真該死~小君~妳說~我該怎麼補償妳~只要姐夫做的到的~我一定~一定做!我該死~我真該死~「

我撲過去抓著他打耳光的手腕:姐~姐夫~別這樣~這幾年你一直很疼小君~很照顧我~我一直很感激姐夫~也很喜歡姐夫~今天的事~我們就當沒發生過~好嗎?「

姐夫一把摟著我:小君~姐夫也~也一直很喜歡妳~只是我一直不敢表白.既然都做了~我怎麼可以當沒發生過.就這麼逃避責任?「

我推開他說:不~我們不能這樣!我們已經對不起大姐了.所以今天的事.就當是一場誤會.沒發生過.我不會跟別人說起的!「

姐夫摟著我:小君~妳不喜歡姐夫嗎?讓我照顧妳.我會扛起照顧妳的責任.直到妳找到心愛的人.妳因為這樣不嫁.姐夫養妳一輩子!答應我.讓我照顧妳.我們不必給妳姐知道.這樣妳心裡就不會愧疚.要是妳姐真的追究.我會負責到底..「

我抵不住他的苦苦哀求.低著頭:我~我~姐夫~我~我~哎~「

他的嘴吻上了我的唇.他接吻的技巧好好.很快的我被他帶的融入其中.四片唇兩條舌頭的激吻在一起.他溫柔的把我放躺在床上.我被他的手摸的渾身無力.很快的他的手從脖子摸到胸口.肚子.然後到剛被他開發的處女地.他的指尖緩緩的不停在陰核上挑逗著.直到我下身濕的流出水來.我也放浪的摟著他的脖子.主動的吻著他.就當是一場豔遇吧!

我被他摸的合不攏雙腿.他翻過身來壓著我.我感覺下身一陣撐開的飽實感.我知道.他的陽具正朝我的深處滑進.一種說不出來的快感.不時的衝擊著我的腦海.我無法思考了..

就這樣.我又被他幹了半個多小時.直到他抽出插在我體內的陽具.在我肚皮上一陣的噴發..

姐夫低著頭吻我:小君~小君~妳知道嗎?姐夫真的好喜歡妳~雖然我知道不可能~所以我一直以來只能盡力的照顧妳~我想都想不到會有今天~讓姐夫照顧妳~我會疼愛妳~「 我深深的讓壓在我身上的這頭狼感動.我點了頭.摟著他的脖子現上我的吻..

男女之間.一旦發生關係就一發不可收拾!他隔天就沒什麼心思帶團.一天照三餐加夜宵的只要找到機會就拖著我到房裡做愛.這又是個渡假團.一天沒幾個行程.所以大把的時間給他機會!早上帶團員吃完早餐.還不到8點.他跟團員們說9點半點集合.就拉著進房裡吃他的早餐!

9點半.集合團員.帶著他們玩水上活動!我這一團都是年輕人.還有4對是來新婚蜜月的.我穿著一件白T恤跟白熱褲.套著一件薄紗外套.姐夫也真是的.明知道9點半集合.硬是幹到9點20分.我連整理的時間都沒有.臉上還殘留著激情過後的餘韻.幾個白目的團員譏笑著我..

阿明:呦!領隊啊~真看不出來~妳居然跟~嘿嘿~有一腿啊~瞧妳~春情蕩漾的騷樣~難不成妳是剛剛做完春夢啊?哈哈~「

我氣的好想打他:別亂說!他是我姐夫~「
一家五女侍一夫03
阿明:妳姐在他才是姐夫.妳姐又不在.就可以當情夫了!「

阿明的女朋友阿嬌撒嬌的說:你這個死人.又在調戲別的女生了.當我是空氣啊!「阿明乾笑著..

我好氣.又不能說什麼.一個早上嘟著嘴.好不容易的把他安排去坐香蕉船.才支開那個討厭鬼!不過時間過的很快.又到了11點集合.我讓他們回房間換衣服.等11點半集合吃午餐!我獨自一人先回房裡.嘟著嘴坐在床緣生著悶氣..

姐夫開門進來.正瞧著我坐在床緣生悶氣.溫柔的坐到我身邊摟著我的腰:我的小寶貝.怎麼了?誰惹妳生氣了?「

我搥著他:嗚嗚嗚~都你~害人家沒時間整理~被團員笑話~那個阿明好討厭~一直說我跟你~跟你有一腿~嗚嗚嗚~氣死我了!「

姐夫乾笑了兩聲:呵呵~這樣啊~別氣了~乖~生氣的臉醜醜的~等等姐夫幫妳罵他~看他還敢不敢欺負我的小寶貝!「

果然吃飯的時候姐夫把那個阿明叫了出去.回來後他態度就改很多.每次要開口調侃我只要我瞪眼看他.他就噤口了.不過私下還是一直竊竊私語的.還是好氣人.尤其是一雙賊眼不時的展露賊賊的眼神.真討厭!

吃完飯午休.姐夫說下午2點才集合.讓各人回酒店先休息!姐夫神神秘秘的提著兩個袋子進來.吻了我的臉頰:我的小寶貝.姐夫幫妳罵了他一頓.他應該會收斂了.不然我就把他放鴿子.呵呵.別氣了.瞧~姐夫給妳帶了什麼?「

打開兩個袋子.裡頭是我昨晚在步行街看到的一套紫色長洋裝.那件要價1200披索.我買不下手.跟老闆殺價殺了半天他只肯降100.索性不買了.沒想到姐夫這麼細心.居然會注意到我喜歡那套!另外一袋是一套粉紅色的比基尼.他發現我沒帶泳衣!我本來想我是導遊.我又沒要玩所以才沒帶.沒想到姐夫連這些都注意到.真是細心又紳士..

我興奮的像個小女孩高興的吻了他臉頰.姐夫笑著叫我試試.我拿著要到浴室換.他說:我都看光了.還怕我看?不必進去了.就在這換!「

我難為情的在他面前秀了一場更衣秀.他趁著我將衣服脫掉要試泳衣時又把我拉到床上幹了一砲!等他幹完了才換好泳衣.還挺合身的.接著又換那套紫色的洋裝.他不讓我穿內褲.於是我又穿著那套洋裝被他幹了一砲!我真的變成了他的小情人.他做愛的技巧好好.每次都能把我送上高潮..

下午.團員們參加深潛活動.沒我們的事.於是我們又待在房裡幹了一個下午..

晚餐時候.我換上那件紫色的低胸長裙洋裝.整個晚上我變成焦點.就連那些來渡蜜月的女團員都不禁對我多瞧幾眼..

我身高不高.才160CM.42公斤!不過我傲人的胸圍37C.24.28的身材.那套緊身洋裝的襯托的更加的把我的身材展現出來.一群色鬼猛朝著我低胸的乳溝瞧著.差點口水流出來.我的腰細又沒小腹.他們都說我是極品.說一般很少看到扁身(腹部是扁的)的女孩有這麼傲人的胸圍!直虧姐夫說他豔福不淺..

吃完飯.我們又去逛商城步行街.我都快分不清我是帶團當導遊還是跟姐夫來渡蜜月的..

很快的.五天的蜜月行程結束.我們依依不捨的離開長灘島回到桃園機場.我不知道我不捨得的是旅程?還是姐夫?我知道.回了台灣.我必需把姐夫還給大姐..

我們回到彰化.已經是晚上.我帶著愧疚不安的心情回到家.姐夫拿著買給大姐的禮物送她.我不自禁的醋意上心.提著行李回房間!我躺在床上回想著這三天的不倫戀.姐夫激情的抱著我.幹著我.我們相擁激吻著入睡.我帶著春意進入的夢鄉..

隔天一早醒來.我依舊的到公司上班.大姐依舊是那麼溫柔婉約的噓寒問暖.問我還習慣嗎?第一次帶團有什麼心得..這時姐夫也提著公事包來上班..

三姐一看他春風滿面的.酸溜溜的說著:呦!瞧你.得意的樣子.不用說也知道.他肯定是把他美麗的小姨子弄上手了!「

我沒想到三姐居然這麼直接的在大姐面前說這種話.更想我想不到的是姐夫的反應..

姐夫乾笑了幾聲挑起三姐的下巴吻了她一口:寶貝~吃醋了啊?「

晴天霹靂般的震撼!我驚訝的看著大姐.只見她無奈的搖搖頭.不發一語..

我心裡好難受.我居然搶了疼愛我的大姐的老公..我頓時雙眼一紅.跑到大姐面前跪了下去.哭著:姐~姐~我對不起妳~嗚嗚嗚~「

大姐居然苦笑著牽起我的手.依舊是那麼溫柔:起來.姐不怪妳.要怪就怪他.「 說完轉過身指著姐夫.他抓著頭髮裝一附無辜樣..

大姐牽著我的手到椅子上坐:好了.別哭了.姐都知道了.妳姐夫昨晚都跟我說了.姐不怪妳.真的!「

三姐:哼!要怪怪的完嗎?這壞傢伙.連我小妹都不放過!他是不是又說少了一間房.然後叫妳跟他睡.那一晚就嘿嘿嘿.老套.有沒點新招啊?「

一家五女侍一夫04
我瞪大眼的看著三姐.然後看看大姐.大姐一臉無奈的搖搖頭..

「天啊.難不成.三姐也是這樣?那三姐夫知道還得了.他那流氓樣.要是知道三姐曾經跟大姐夫...三姐夫肯定會找大姐夫麻煩!「

三姐:妳不必這樣看我!妳想問妳三姐夫是吧?那懦夫根本是他安排的.只因為我懷了他的種.他只好找人裝模作樣的扮我老公.那個沒出息的.想了我都有氣.要找也找個像樣點的..「

我差點昏倒在地..

大姐夫吻了三姐:我怕找太好的妳跟人跑了啊.我哪捨得?再說.我讓他分享妳我已經夠氣的了.妳還挖苦我?「

三姐:得了吧你!我就知道你沒安好心.現在好.我們家三朵花都給你弄上手了.你下一步該不會是動我媽的腦筋吧?小妹.妳沒讓他在體內射精吧?要不妳就得跟三姐一樣.苦命了..「

我不知道那是什麼樣的家庭!大姐呢?她居然接受大姐夫這樣?怎麼可能?就算大姐再怎麼啤氣好.誰能忍受自己的丈夫外遇.而對象居然是自己的親妹妹.我疑惑的看著大姐..

大姐苦笑著搖著頭:誰叫他命底有四個老婆的命?嫁雞隨雞.嫁狗隨狗.我還能說什麼?與其他外面亂找.不如自家妹妹.哎.小妹.姐對不起妳!「 我知道大姐一向喜歡算命.誰知道她居然迷成這樣..

更讓我想不到的事還在後頭..

那一晚.三姐回家後.居然把我跟大姐夫的事說了出來.她應該是氣憤大姐夫.有點帶著醋意.我沒想到那個痞子流氓樣的三姐夫居然找上我.第二天的晚上.我出去買東西.三姐夫在路口堵我..

三姐夫開口就陰笑著說:嘿嘿!小君.我不知道妳居然跟大姐夫搞上了.這事要是傳了出去.不好吧?「

我氣著罵:你~你~你想幹什麼?「

三姐夫乾笑著:我沒想幹什麼啊.只是不甘心.讓大仔插了頭香.居然不給我甜頭.我要的也不多.既然大仔嚐過了.也該讓我過過癮吧!「

我差點哭了出來.怎麼會有這種低級下流的人.我低著頭掉著淚:我已經對不起大姐了.我不能再對不起三姐..「

三姐夫:妳三姐?得了吧!她還不是跟大姐夫搞在一起.我不過是她掛名的老公.幹都沒幹她幾次.都麻大姐夫包著用.我當龜公都當了一肚子氣了.妳要是再不滿足我.我一時衝動把妳們家的事全抖出來.妳媽還能在這裡待的住我就跟妳姓!「

我頓時不知所措的呆住了.怎麼辦?這混蛋.居然拿這種事威脅我..

他拍了拍機車座椅:上來吧.我說過只要妳滿足我.我會守口如瓶的.哈哈哈..!「 他笑的好得意.好淫亂.可是我有得選澤嗎?

我被他載到汽車旅館.才知道為什麼三姐一直罵他沒出息!外表長的差也就算了.床上更是不爭氣.跟大姐夫差遠了!十分鐘不到就丟兵卸甲.像隻豬般躺在床上喘著..

我帶著羞辱的心情.掉著淚勉強的穿好衣服.也不管床上那隻豬.走出汽車旅館.獨自叫了台計程車回去..

我一到家.猛力的關上門.趴在床上委屈的嚎啕大哭.我好傷心.好羞愧.我怎麼面對大姐夫..

大姐夫急急忙忙的來敲我的門.我掙扎了好久.終於還是忍不住的開了門.看到大姐夫.我忍不住的撲向他.在他懷裡大哭了起來..

大姐夫安慰了我幾句.帶我到樓下.見到被打的鼻青臉腫的三姐夫低著頭跪在客廳.七八個人押著他..

這時的大姐夫.跟我認識的他完全不一樣了!

他提起腳一腳就踢在三姐夫臉上:幹!也不想想自己是什麼東西?吃的喝的用的全是我的.連我的女人也敢碰?找死啊你?「

三姐夫垂著頭:大~大仔~你吃肉~我喝點湯都不行?你讓我當龜公~我也忍了~總要給我點甜頭吧?!「

三姐過去就是給他兩巴掌罵道:你有什麼資格啊?一副窩囊樣.還有臉說.真是.無恥到極點.當龜公?是你沒出息.自願的.還敢說!「

三姐夫:對!我沒出息.不過我是妳名義上的老公.妳背著我跟大仔偷來暗去的.我怎麼做人?「

大姐夫又給他一腳:你不爽?「

三姐夫一聽.頭又低了下去:我~我~我不敢!「 那副窩囊的樣子.難怪三姐看不起他.而我是從來沒看得起他過.尤其是晚上被他搞過.更看不起那個人.難怪三姐會欲求不滿的鄙視他!
一家五女侍一夫05
而更讓我意想不到的.是大姐夫!平時一副溫文儒雅的樣子.我真的無法想像.他居然是他們的大哥.流氓頭!

他狠狠的毒打了三姐夫一頓.然後被幾個人押了出去.想也知道被拖出去繼續打..

三姐氣的咒罵:癩蛤蟆也想吃天鵝肉?也不照照鏡子.王八蛋.小妹.妳沒事吧?「 我低著頭含著淚搖了搖頭..

大姐夫依舊氣呼呼的坐在沙發生著氣.也不想想.自己霸佔了人家老婆.還理直氣壯的打人.這是什麼世界啊?我不禁開始害怕他起來..

好不容易他終於氣消了.對著我招招手.叫我過去.我開始怕他.他剛剛的樣子.比流氓還兇!

我揮著手不要的說:不要~我好怕~你好兇~你~你不是我認識的姐夫了!「

他突然大聲的罵:叫妳來妳就來.聽不懂是不是?「 我嚇的腿一軟癱坐在地上呆了一會.放聲大哭了起來.大姐跟三姐忙著過來安慰我.三姐大聲的回罵他:你幹什麼你?嚇著她了!小君~別哭~別哭~」

他才意識回復的站起身.回復了我認識的姐夫.溫柔的牽著我的手:對~對不起~小君~我~我氣過頭了~這~這畜牲~居然~居然敢打妳主意.我~我幫妳教訓他~小君乖~別哭了~姐夫疼妳~「 他的手摟著我的肩膀.完全無視大姐跟三姐在一旁..

我才回神的撲在他懷裡.越哭越傷心:你~你~你兇起來~好嚇人~像流~流氓~根本不是姐夫~我~我好怕~「

三姐啐了一口:啐!什麼流氓?他根本就是魔鬼!也不知羞.強佔了人家的老婆還義正言詞的.哼!「

大姐夫一手伸過去摟著她親了她一口:什麼我佔他老婆?他哪配的上我如花似玉嬌滴滴的寶貝?我只是讓他掛名.他還當真.當妳是什麼?股份有限公司?還持股分紅勒!「 居然無視大姐的存在..

大姐更是慷慨的牽著我們的手:好了!以後都是一家人.建逸啊.我看你也別讓他掛名了.乾脆逼他簽字離婚算了!「 大姐夫點了點頭..

我獃獃的看著大姐:大~大姐~我們~我們~~「

大姐笑著:以後啊~我們三姐妹就共同侍一夫.反正我擋不住他命中的另外三個老婆.乾脆讓自家姐妹來.你姐夫啊~需求大~姐一個人也應付不來.妳們倆就幫幫姐吧~「

大姐夫一伸手將大姐也摟了來.吻了她:嘉君.妳真是我的好太太.我不會虧待妳的..「

三姐:喂~大姐~妳不會打算把二姊也招過來吧?「

大姐聳了聳肩:妳們要是不反對.二妹也願意的話.我無所謂啊!「

三姐搥著大姐夫:你這壞傢夥上輩子是燒了什麼好香?娶到我大姐這麼傻的女人!哎.頭痛了!「

我瞠目結舌的看著她們打情罵俏.腦子都傻了.這.這是什麼世界?

三姐的表現更讓我驚嘆!三姐居然在他懷裡說:喂~壞傢伙~要不今晚我們三個一起陪你睡~讓你享受一下帝王般的享受啊!「

大姐夫居然一口答應的說:這個好!為了慶祝我們今天的大團圓.我們去住最豪華的旅館.住總統套房.當不上總統麻.也可以享受總統一般的待遇.嘉君大老婆.妳看好嗎?「 大姐居然含笑的點了點頭..

我抗議的說:妳們.妳們都沒問我意見就自做主張.妳們去.我不去了!「

三姐妖嬈的伸手搔我的胳肢窩嬌笑著:呦!我們家的小公主生氣了.難不成妳是想獨佔啊?好吧好吧~妳們倆個去吧~我在家陪大姐睡好了~也不懂得長幼有序~算了~誰叫妳是我小妹~讓妳了~「

我知道三姐一向很開放.我卻不知道她竟開放的這樣.羞的我支支吾吾的:我~我不是~我~我~嗚嗚~大姐~妳看啦~三姐欺負人~嗚嗚~「

大姐嬌笑的牽著我們的手:好了!別逗她了~小君~一起去吧?!「

我羞的躲進三姐的懷裡搔她癢:去就去!姐夫.等等別放過她..「 三姐被我搔的到處跑.我知道她的弱點就是怕癢!樂的大姐夫跟大姐呵呵大笑..

我們四個人一台車的開進汽車旅館.姐夫花了近一萬包下VIP總統套房..

我無法想像的豪華氣派.專屬的泳池.超大的房間.還有花園..

那一晚.姐夫一人享盡了齊人之福!

一家五女侍一夫06
姐夫抱著大姐先進浴室.倆人在按摩浴缸裡享受著氣泡的按摩.我在泳池裡游泳.三姐居然躺在床上看色情電影.還將音量調的好大聲.滿屋子都是電視裡女優發浪的叫聲.我羞的都不敢浮上來.真想罵她..

姐夫抱著大姐洗完鴛鴦浴.他自己爬起來.大姐躺愛浴缸裡享受著氣泡的按摩.姐夫不客氣的走到床邊.三姐這騷娘們抬起頭看了看他:洗好了?「接著又低下頭趴在床上看她的A片..我真不知道該哭還是笑..

大姐夫撲到床上壓著她說:妳還看!「

三姐居然點頭說:嗯啊~你看那個女生.正被三個男生幹..「 .接著」哎呦~「一聲.姐夫壓在她背上開始幹了起來.三姐學著A片角般大聲的浪叫著.我已經游不下去了.不過我最驚訝的是大姐的反應.她居然都無動於衷的繼續泡她的貴妃浴..

我不禁爬起身走到浴缸旁說:大姐~妳~妳們~妳們經常這樣?妳都不吃醋嗎?「

大姐聳聳肩一副不關她事般的說:還好啦~一個月就幾次.心血來潮或想輕鬆一下就來!「

我說:我不是說來這.我是說妳跟三姐還有姐夫.經常一起這樣?「

大姐居然說:呵呵!沒什麼的.以後妳也可以啊.等妳姐夫弄完妳三姐就換妳了!「

我瞪大眼:不是吧?大姐.妳就這麼大方.都不吃醋?「

大姐:吃醋有用嗎?我又滿足不了他.放心吧.建毅會公平的.等等換妳上.他還有力氣的話我再墊後就好!「 我差點倒地昏倒..

我無趣的到處轉.耳邊三姐的浪叫聲依舊迴繞著.VIP房又很大.足足有一百多坪大.迴音好刺耳.她浪的跟什麼似的.也不考慮大姐的感受..

好大的客廳.沙發.按摩椅.光浴室就20坪有.加上泳池.柔和的燈光.這麼羅曼蒂克的空間.我躺在按摩椅上.幻想著:要是只有我跟姐夫兩人不知該多好.好浪漫.我幻想著按著肩膀的是姐夫溫暖的大手..

突然兩隻手把我抱著大叫:快來.我幫你抓到美人魚了!「 我頓時從天堂掉到地獄.回到現實.三姐真是的.不識趣.人家正享受著..

姐夫笑著走來:小君.想什麼?「

我低著頭羞答答的說:吼呦!人家正享受著!「

三姐居然說:還享受什麼?快啦~人家大姐還在等耶!「 我頭上三條線的冒汗.拜託.這麼有情調的事還有趕時間的啊?!

大姐夫笑著說:是不是覺得我們很荒唐?我還以為妳留過學.思想會很開放.妳三姐就很放的開!「

大姐夫伸出溫柔的手.在我身上愛撫著.我正享受著.突然一句掃興的聲音傳來:壞蛋!你在這玩小君.我去玩你老婆!「 我差點暈倒!

我感覺一隻手正緩緩的從胸口滑向小腹.接著往下滑.我舒服的一扭腰.內褲不知什麼時候被摘下.我舒服的睜不開眼.嘴裡輕聲的哼吟著.直到一個濕軟的觸覺觸動我下身的小豆豆.我觸電般的差點尿了出來.急醒來伸手擋著濕成一大片的下體:不~姐夫~不要~那很髒~「

姐夫笑了笑站起身.扳開我的兩腿.我感覺到陽具正從下體往我體內延伸.我舒服的:噢~嗯~嗯~「的哼了出聲..

隨著姐夫的動作速度加快.我的快感也越來越激烈.不住的衝擊我的思緒.我完全的溶化了.全身癱軟的任他在我身上放肆.他堅挺的陽具不斷的摩擦著我體內的每個敏感神經.我閉著眼享受著.嘴裡不斷的哼吟著..可是我總覺得不自在..直到三姐的聲音傳到我耳裡..

三姐細聲的說:大姐.看看.咱們家的小野貓發浪了!「 我猛地睜開眼.看到大姐跟三姐坐在沙發上看電視.三姐正托著下巴朝我們直盯著.看現場真人春宮秀.我羞的用手掌摀著臉..大姐夫也發現她在看我們.停了下來..

三姐居然揮揮手示意說:別管我.你們繼續.別打斷我看戲!「 大姐跟姐夫倆人笑彎了腰.我羞的爬起身追著三姐打她..

等我追累了.三姐對著我招招手比了比嘴巴叫我別吱聲.手指比著沙發的方向.我朝那瞧去.大姐跟姐夫兩人正纏綿在一起..

他們好恩愛.我看了真的好羨慕大姐跟姐夫.雖然我不懂為什麼他們結婚這麼多年為什麼沒小孩.不過我相信那並不會影響他們兩人的相愛..

就三姐最掃興.她居然躡手躡腳的溜去偷看他們歡愛.真受不了她!我們介入大姐的婚姻已經很不應該了.她還這樣打擾她們夫妻的性生活..

當大姐她們一陣激情後.我就像小時候一樣縮到大姐身邊撒嬌!從小除了爸媽就屬大姐最疼我.我最喜歡跟她撒嬌.只要我要的她都會給我!終於大姐跟我說了..

原來她們結婚後的第二年就去做過檢查.結果相當的令人惋惜!大姐的子宮卵巢有問題.這輩子可能不會受孕!這個擎天霹靂讓相愛的他們一時慌了.大姐更是自責的痛不欲生.那一陣子大姐經常的情緒化.常常要鬧離婚.姐夫自己心裡有數.大姐是為了他好.所以他一直堅持不肯!

一家五女侍一夫07
從小篤信神佛的大姐開始熱衷算命.結果算命的跟她說姐夫命中帶強烈的桃花.不是爛桃花.所以命中註定至少會有四個老婆!也不知道算命的說真的還假的.居然跟大姐說必須讓姐夫娶足了四個老婆.破了他命底的桃花局.她才有可能生孕!

我不屑的撇過頭:繆論!哪個王八蛋算命的說的?「 姐夫也笑著說他也不信!

大姐:小君!這可能是神的旨意.不可以褻瀆神明!「

大姐接著說:本來我也不能接受.可是能怎麼辦?我不能為建毅傳宗接代已經是事實了.我怎麼能這麼自私還獨佔他.於是我勸他再娶.可是他堅決不肯..剛好那時三妹畢業回來.於是..於是..「

三姐:哼!於是~於是妳就設計我.兩夫妻合作把我騙到國外.讓她老公上我.還出了錯.搞出了人命.只好找那個短命的當替死鬼.誰知道.不到三個月竟然流產了!「

大姐陪笑著說:哎呦!自家姐妹說什麼設計不設計的.姐看妳也是樂在其中啊..起初姐是要讓三妹進門的.可是.可是法律不認同.只好.只好.哎~不說了!經過那件事.姐更篤信冥冥之中註定好的事.不然怎麼會那麼剛好?姐是不能生育.碰上三妹居然也是無法成孕.可是至少有成效了.小君.妳別怪大姐.大姐.大姐也是被命逼的..「 說著說著流著淚.摟著姐夫低聲啜泣著..

三姐托著下巴邊看電視邊說著:漬漬漬~又來這招!妳又不是讀戲劇的.演苦旦演的真像!「 我差點想爬起來揍她..

我安慰著大姐:姐!不會的.我也好喜歡姐夫的.我只是一直擔心破壞了妳的家庭.是我對不起妳才是!「

三姐這破壞氣氛的居然說:哎!妳不知道.萬一哪天妳肚子大了.他又找個窩囊廢給妳.妳才會知道他多可惡.是不是啊.壞傢伙?「 這次再也忍不住的爬起來搥她..

她邊跑邊說:喂~我不准你再隨便找個人冒充我妹夫.聽到沒有?你這壞蛋!「

姐跟姐夫依舊恩愛的相擁在沙發上.我也追累了.追她到泳池邊她也不想想自己光溜溜的.就一頭跳下水.還在水裡招著手:來呀~來追啊~「 我縮在她們倆中間.分享著她們的恩愛..

大姐夫笑著:妳這隻潑辣的野貓.等等妳上來就知道.非讓妳軟腳不可!「

大姐:小君~妳~妳願意幫姐嗎?「

我趴在她大腿上撥弄著她的陰毛說:妳不怪我搶妳老公就好!「

大姐微笑著:姐不會的.妳姐夫是好人.好男人.萬一哪天姐不在了.妳要幫姐繼續照顧他!「

姐夫吻著她的嘴:不準亂說話!「

那隻野貓居然躺到床上大字形的張開四肢嚷著:剛剛那個要讓我軟腳的.來呀!「

我站起身拉著大姐跟姐夫說:走!我們去搞死她!「 於是三個人笑嘻嘻的走到床上.我抓著她讓姐夫好好的品嚐她..

就這樣.瘋狂的一夜過去.我們意猶未盡的離開汽車旅館.回到公司.都已經中午了.車才開到公司.只見二姐低著頭在公司前面坐著.蓬頭垢髮.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..

我們急忙的下車.開了公司門.我把二姐請了進去.二姐一開始是低著頭啜泣.見到我們摟著大姐狂哭了起來.我們先安撫她.帶她進裡面坐!

在我昨天下午被三姐夫逼姦後.三姐夫被大姐夫找人毒打一頓.於是他心有不甘的跑去找二姐夫訴苦..原來.二姐夫居然也對我覬覦已久..

二姐哭著說:妹夫跑來跟他說.姐夫霸佔了他老婆.還找人打他.還說姐夫連小君都騎上了.說的好難聽.然後叫我老公要小心.說不定大姐夫接著就要來跟他搶老婆..我心裡好難過.更讓我難過的是.他居然.居然說那種話..「

我問二姐:他說什麼?「

二姐:他居然說.要是大姐夫肯用小君來換.他願意.反正我他已經玩膩了!嗚嗚嗚~「  大姐夫一拳打在桌上「碰」了一聲好大聲..

二姐接著說:我聽了好傷心.我指責他們兩個.沒想到.沒想到.他們兩個居然.居然.居然一起..一起輪姦我.嗚嗚嗚..「我腦子突然間「轟!」的一聲.差點昏倒!

二姐:最氣人的是老三她老公.居然說.難怪我老公想換.說.說.說我床上的功夫差透了.比起小姨子差遠了.嗚嗚嗚..「 我羞的兩手掌遮著臉..

二姐:小~小君~他們~他們說的不是真的吧?「
一家五女侍一夫08
大姐夫這時已經氣的眼冒青煙了.三姐還加油添醋:看吧!引狼入室!這兩個豬狗不如的畜牲.得了便宜還賣乖..「

二姐:我被他們聯手污辱了.他直罵我苦瓜臉的哭衰他.兩人就說要去喝花酒!我趁他們出門.跑去找三妹.誰知道家裡沒人.我又去大姐家.也沒人.只好來公司.沒想到連公司也沒人.嗚嗚嗚.我該怎麼辦.我不知道.我.我.我不活了.嗚嗚嗚..「

大姐夫直罵:畜牲!「 他忽然想到什麼.冷笑著拿著手機出門.也沒說去哪.只叫我們照顧二姐..

沒多久.大姐夫回來了.跟著三個像流氓的也來公司裡!我聽他們直稱大姐夫叫大哥.我沒想到.大姐夫居然也是混的!我拉著大姐:大姐~他~他們~他們~大姐夫~他~~「

大姐溫柔的說:沒事的!妳大姐夫以前是混黑的沒錯.不過他已經脫離黑道了.這都是他以前的小弟!沒事的.別怕!「

三姐冷嘲熱諷的說著:壞蛋要出手了.這兩個畜牲還不倒霉?「

沒多久.三個流氓樣的從他辦公室出來.直對大姐夫鞠躬.說一定幫他完成.客客氣氣的出來.對著大姐叫了聲「大嫂.我們先走了!」

三姐拉著大姐夫的手:壞蛋.你打算怎麼整他們給我二姐出氣?「

大姐夫冷笑著:整他們?他還不夠格吧.我只是叫他們把帳收緊點而已!他還有錢花天酒地?他在地下錢莊押了四百多萬的票.連車跟房子都拿去貸.上回交不出利息還是我幫他出面的.夠膽.敢打我的主意.活膩了他!他本金跟利息加一加剛我替他算了一下.超過600萬了!「

二姐嚇的哭了出來:嗚哇~600萬~我們哪還的起?他.他怎麼可以.嗚嗚嗚.我不活了..「 二姐本來就溫馴軟弱.她哪受的起這種打擊!

大姐夫過來安慰她:二姨.別哭了.他又不是第一次.上回要不是妳來求我幫忙.我才懶的理他.這回誰都救不了他了.妳要堅強..「

果然沒多久.兩個狼狽不堪的畜牲跑來公司.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來找二姐.硬是被三姐轟了出去..二姐夫跪在公司門前直拍著門.大喊著二姐的名子.叫她救他..

二姐無助的看著我們.又看著大姐夫.三姐加油添醋的說:哼!沒得商量.二姐.妳這次絕對不能心軟.這種男人不要也罷!「

大姐夫讓大姐跟我陪著二姐上樓.不要理會他們.於是我陪著大姐攙著傷心欲絕的二姐先到樓上.其實我倒真想留著看戲..

沒多久.三姐拿了兩張離婚協議書上來.笑吟吟的說:二姐~咱們解脫了~快~簽一簽~還得去戶政辦手續呢!「 瞧她樂的..

二姐驚呼著:什麼?離婚?嗚嗚嗚~我~我~我不是有意的~我不是不幫他啊~他~他怎麼可~可以就~不要我了~嗚嗚嗚~我~我~我去求他~大姐~小君~幫幫忙~幫我求求他~嗚嗚嗚~離婚~我以後日子怎麼過?嗚嗚嗚~我被離婚了~我~我怎麼回家見媽~哇~嗚嗚嗚~~「

三姐:開~開什麼玩笑?那種男人妳還要?妳燒過頭腦子壞了啊?我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搞來的.妳還回頭求他?傻了妳!!「

二姐嗚咽的:我~我~嫁雞隨雞~誰叫我命苦~我知道他不是好丈夫~愛嫖又愛賭~可是~可是我~人家要是知道我被男人遺棄了~誰還敢要我啊?還不如死了算了~嗚嗚嗚~「

三姐:妳腦袋短路了!沒救了.那種畜牲恨不得他早點死.妳居然把垃圾當成寶?快啦~簽一簽好解脫~妳怕什麼啊妳~妳活不下去我養妳.怕什麼!「 二姐被三姐罵的狗血淋頭.低著頭說不出話..

我看二姐被她罵的好可憐.可是三姐說的是真話.只不過她比較衝而已.我忍不住的幫腔三姐.二姐已經快被我們說服了.直看著大姐..

大姐終於開口:妹~我知道妳的個性.只是.他真的不適合妳.他配不上妳.難道妳就願意這輩子給他操糟蹋了嗎?「

二姐瞪大眼:大~大姐~妳~妳也~也贊成?「

大姐點了點頭:嗯!那種人不值得同情.更不值得妳為他犧牲.我們這麼多姐妹.妳還怕日子過不下去嗎?「

二姐含著淚終於點頭:好~好~好吧!嗚嗚嗚~我該怎麼見媽?嗚嗚嗚~「含著淚簽了字..

三姐:神經病!媽只會高興.辦桌請客呢.妳不知道媽幾次都為了我們兩個嫁的不好.以淚洗面的偷哭.我得把這好消息快跟媽說.哈哈~「

二姐:真的嗎?媽真的這樣?「

我說:是啊!妳們都不知道.妳們去年回娘家後.媽哭的好傷心.看兩個姐夫.別說媽.我都看不慣.他憑什麼配的上二姐?媽直哭著說爸死的早.兩個女兒又苦命嫁的不好.嫁的好的又不能添子添孫.直嚷著她是造什麼孽.會這麼報應..「 說著我都跟著眼角泛紅..

二姐跪了下去大哭著:媽~我真不孝~嗚嗚~「

三姐:眼淚擦一擦.辦手續去.走!「
一家五女侍一夫09
當我們到樓下.只見兩個被打成豬頭的二姐夫跟三姐夫頭垂著站在樓下.屁都不敢出一聲.二姐夫勉強的開了口:老~老~老~婆~妳~妳~幫~再幫我一次~我~我~我下次~下次不敢了~妳~妳會原諒我的~對不對?「 二姐一如往常的溫柔的慢慢走過去.我們真怕二姐又一時心軟..

二姐忽然舉手狠狠的給了他一巴掌.狠狠的咬牙說:畜牲!我再也不幫你了.你最好被人打死.剁成一塊一塊.別指望我幫你收屍.離婚吧!「

我沒想到從小最軟弱溫馴的二姐居然還會發狠.三姐拍著手稱讚她.二姐頭一回得意的笑..

二姐夫不敢想像的.那個打不還手罵不還口軟弱的二姐.這次居然是鐵了心.跟往常一樣的舉起了拳頭要打二姐.嚇的二姐急忙的跑回來..

大姐夫冷冷的說:夠膽!敢在我這動手?「 他話都還沒說完.一旁的人已經乒乒乓乓的打了下去.直把他們兩揍的躺在地上打滾.拚命的求饒..

大姐夫:呸!老子這輩子最看不起的就是你們這種人.牛棚裡惡母牛.有種的出來外面闖啊.我現在跟你們說.老子要是治不了你們.我金鷹也不用在彰化混了!「

這回輪到他們倆傻住了.獃獃的說:金鷹?十三鷹老大金鷹?「

一旁的惡臉的一拳從他臉上揍下去:幹你娘的.我金鷹老大是洗手了才不跟你們計較.你娘勒.早個十年你們兩個填海去了啦~「

大姐夫:黑雄!我不想插手江湖事.該怎麼辦你知道吧?!「

那個惡臉的:大仔!安啦~08等等先帶他們去戶政.先註銷.假肖08旦ㄟ連郎麻乎註銷!兩位嫂啊.走!「 說完三姐拉著二姐跟著他們出去!

我愣住.我不知道十三鷹是什麼.不過看那陣仗.真的很嚇人!

我嚇的直拉著大姐的手.大姐依舊是那麼溫柔嫻熟.微笑著安撫著我.我慢慢的感覺氣氛緩和.姐夫那張臉也開始慢慢的回復過來.直到他露出他經典的微笑.我已經被嚇傻了..

姐夫溫柔的牽著傻神的我到椅子上坐下.我結結巴巴的說:姐~姐夫~姐夫~你~你~你~~「

姐夫抓著頭髮:小君!姐夫早退出黑道了.不信妳問妳姐.剛剛是逼不得已.我.我...「

三姐不知道什麼時候回來的.靠在門邊:早跟妳說他是壞蛋了.妳還把壞蛋當好人!不過我還是喜歡壞蛋.哈哈..「

我拉著大姐的手說:大~大姐~姐~姐夫會~會打人嗎?「

大姐溫柔的說:怎麼會?妳姐夫不知道多溫柔.他怎麼會打人?「

三姐:得了吧.他昨天還不是拿下面的棍子揍妳.妳還被揍的躺在按摩椅上亂叫的.妳忘了啊?哈哈..啊~別打我~~「 真是夠白目的.我羞的跑過去揍她.二姐聽的都傻眼了.獃獃的站在門邊看著我們嘻鬧..

大姐溫柔的把二姐牽了過來摟著她:妹!都過去了.以後我們四姐妹一起生活.不用再給人欺負了!「 二姐委屈的摟著大姐痛哭了起來..

大姐夫:好了!都別哭了.該高興才對啊.快晚上了.晚上姐夫請客.大家要開開心心的.晚上吃什麼好呢?「

忙了一下午.到事情都處理好.不知不覺都五點多了.三姐最樂.直嚷著要吃這個吃那個.反正有人請.她當然最樂!

四姐妹裡.大姐溫柔嫻熟.二姐溫馴婉約.三姐則活潑外向的有點過頭.而我呢..應該算她們的綜合體吧!

我樂的手舞足蹈的拍著手:我要把這好消息跟媽說.她一定開心死了.我們四姐妹以後就跟著姐夫生活..「 我一派天真的想法.週邊的人卻不這麼認同.大姐跟姐夫表情有點怪.二姐整個傻住了.大家都僵著.三姐拉著我到一旁..

三姐:喂~妳傻了啊?要是讓媽知道我們四姐妹都跟了姐夫.她那種保守封建的思想哪受得了打擊?妳是打算今天去醫院陪她是不是?「

二姐聽完三姐說的.不禁比了比自己跟我們幾個說:我~我~我們四個~姐妹~都跟著~姐夫?~難~難不成~他們說的~是真的?「

我才驚覺到.二姐跟的個性最像.她都如此驚訝了.更別說媽!

大姐趕忙的將二姐拉到椅子上.把事情跟她說了一遍.大姐說完.二姐低著頭不發一語.大姐知道一時間很難說服那麼保守的二姐.柔聲的安慰她:二妹.大姐沒有勉強妳.這種事也是勉強不來.三妹跟四妹她們是自願的.姐也樂意接受.妳不願意.還是跟著我們一起.直到妳找到適合妳的人選.我們都會幫妳的..「

二姐低著頭好久才勉強的抬起頭說:那~那~那~那我~我以後~以後是~是該叫~叫姐夫?還~還是叫老公?「

三姐:誰叫他老公了?我都管他叫壞蛋.他最壞了.只是壞的很舒服.喂~壞蛋~你四個老婆齊了!!「

一家五女侍一夫10
我一聽到二姐問該叫姐夫還是叫老公時.我已經知道.二姐答應了.高興的跳了起來.摟著姐夫直嚷著:姐夫~二姐答應了..「

三姐:喂~壞蛋啊~要不要我們順手幫你把你那個美麗的丈母娘也一道弄上手算了!「 這回輪到姐夫跑去抓她.把她抓來打屁股.我頑皮的幫著姐夫整她..

大姐溫柔的說著:毅~我看咱們家快不夠住了.得規劃一下.要不再買棟大點的吧!「

二姐瞪大眼:不~不是吧~我們~我們都~都住同一間?「

三姐繞到二姐身後伸出兩手摸著她的胸部淫亂的笑著:是啊~壞蛋上妳的時候~我可以幫忙推~我怕他不夠力~哎呦!「 她又被姐夫打屁股了!

二姐羞的摀著臉:我~我~我~「

三姐:得了吧.妳又不是第一次.還當自己是處女啊?今晚就讓妳陪姐夫睡.洞房花燭夜!「

這次輪到二姐起身來追打她.罵著:妳這妮子害不害臊啊?!「 我也起來幫二姐抓著三姐給她打..就這樣開心的我們四姐妹又玩在一塊了..

大姐:我看啊~我們把三樓直接打通四樓再蓋一下~毅~你看好不好?「

姐夫點了點頭:妳做主.妳說好就好.找人來估一下!「

三姐:那我們住哪?「

大姐:裝潢的期間就先找地方住啊.應該不會很久的..「

我抓她癢:妳不會想叫姐夫把那間總統套房包下來給妳住吧?想的美妳們!「

姐夫呵呵的笑著:那還不簡單!「 我聽了頭都麻了.一天一萬.一個月也要30萬.姐夫居然說簡單.錢都不是錢啊..

姐夫打了通電話.沒多久門口開來一台賓士車.進來一個中年的男人.他很客氣的跟我們打了招呼.姐夫跟他進辦公室裡泡茶..

我聽不清楚他們說什麼.只是聽到那個人一直說沒問題.包他身上之類的..沒多久.兩人高興的走出來.姐夫跟他握了握手.中年人直朝著我們看..

中年男子比了比大拇指:金鷹大ㄟ.你真有福氣.哈哈.安啦.包我身上.幾位嫂子.先告辭了!「 說完他正要走出去..

我去拉著姐夫的手臂:姐夫.你不是真的理那個瘋子吧?「 我指著三姐..

姐夫哈哈大笑:哈哈~明塗是我當初的結義四弟.那家汽車旅館就是他開的!我讓他來估我們家的裝潢.裝潢發包給他做.讓他騰個房間讓我們在裝璜的期間住.他就要把VIP房撥出來.我叫他算便宜點.他本來說免費招待.我堅持不肯.他只好意思一下的收我們一個月10萬的租金!「

明塗:大ㄟ.當初你那麼照顧我.帶著咱們十二個兄弟打天下.天下打下來了.你突然說要金盆洗手.還把江山都留給我們.老細ㄟ今天有的吃香喝辣都是你賜的.還有什麼話說.一句話!嘿嘿嘿.一次四個如花似玉的美嬌娘.難怪你要退隱.哈哈哈..有這好事下次也照應一下兄弟.我到現在連個老婆都沒有.苦憐啊~呵呵~我先去安排了~「 說完他就出去開著車走了..

三姐跳起來:哇塞~太爽了~希望裝潢久一點~~「

二姐瞪大眼:十~十萬~一個月租金就要十萬?這麼貴!「

大姐笑著說:不打緊的.只要大家開開心心.值得!別說了.先決定今天晚餐吃什麼?「

眾人妳一句我一句.就連二姐也放開了跟我們聊在一塊..那晚吃完火鍋.我們一起回姐夫家.那個叫明塗的正帶著裝璜師父來家裡評估設計著..大姐和姐夫跟他們商量去.我跟二姐三姐躺在沙發上聊天看電視!

三姐故意的窩在二姐身邊不時的對她毛手毛腳的亂摸著.連一向好脾氣的二姐都受不了了.還不時的用話挑逗她.說什麼姐夫做愛很行啦.晚上讓她跟姐夫洞房之類的話.聽的二姐面紅耳赤的直打她.罵著:妳怎麼不像個女孩子樣.這種話也敢說.真不害臊.還說什麼.什麼.什麼幹不幹的.難聽死了.沒點正經..「

三姐:幹就幹啊.有什麼好聽難聽.不然妳都說什麼?行房?做愛?「

我幫著二姐罵她:是阿~真不害臊.那種事還到處說.幸好妳嫁過了.不然誰敢娶妳?「

三姐:拜託~不要那麼老古板好不好!什麼時代了.男歡女愛正常的.妳去美國留學沒玩過嗎?騙我.我好懷念美國的時候.我們經常開趴的.有美國的有韓國日本的.我們常在我同學的別墅開轟趴.好爽的..「

一家五女侍一夫11
二姐跟我都瞪大眼.二姐嘴巴張的大大的說不出話.我驚訝的說:三~三姐~妳~妳~妳跟~跟他們~性~性愛趴?「

三姐這下可嚇到了.急忙比著嘴噓聲說:噓!妳要死了啊.說這麼大聲.給大姐知道不罵死我!「 這下終於抓到這潑辣妞的把柄了..

我得意的說:嘿嘿嘿~難怪~我就覺得妳回來後特別開放!老實說.妳玩過幾個了?「 只見三姐伸出兩隻手十隻手指在算著.二姐已經差點暈倒了..

我驚訝的說:妳居然~居然~玩過這~這麼多?「

她居然得意的說:我不是算人數.是在算人種.人數要怎麼算啊.那麼多次那麼多人!「.. 」咚!「的一聲.二姐跌倒在地上.我們聊著聊著的時候.不知道姐跟姐夫已經談完下樓.正聽到我們的對話..

大姐:妳呦.我就覺得妳上次美國回來後就怪怪的.問妳又不說.這下好.全招出來了.我看我得帶妳去檢查檢查.看有沒得什麼怪病回來!「

三姐吐了吐舌頭:姐~沒有啦~我保證沒有~不信妳問姐夫..「

大姐看著姐夫:原來你們倆一夥的?「

姐夫舉著手:我.我是無辜的.妳真是.怎麼連我也拖下水!是她要我帶她去驗.我請朋友幫忙驗過..「

大姐跟我同時說:你朋友試驗過?「

姐夫:不~不是啦~是抽血驗尿~檢查的~妳們瞪那麼大眼幹麻?不然妳們以為驗什麼?「

大姐:吼!毅~你都知道.卻不跟我說.真是的!「

姐夫:她要我別說的!「

四對眼睛同時瞧向三姐.盯的她腦羞成怒的說:又沒什麼.年輕就是要好好玩.等妳老了.找人玩都沒人肯玩妳了!像二姐.才兩個人輪姦妳就哭成那樣.像我.我最多試過七八.個妳不就哭死了..哇~啊~~「

二姐追著她打:要死了~要死了妳~妳別跟我睡~髒死了~要死了妳~~「 我跟大姐都傻住了.一次七八個人輪姦她..

三姐躲到姐夫身後大喊著:壞蛋~救我啊~「 姐夫攤著手表示他無可奈何.二姐也追累了.坐倒在沙發上..

姐夫:呵呵~好了好了~別鬧了!事實也是這樣.外國人本來就比較開放.只要保護的好.享受也不見得是壞事.是吧!「

三姐調皮的從姐夫身後探出頭說:是啊!妳們肯定沒試過.一晚連續十幾次高潮.當女人啊.那才叫爽..「

這次連姐夫也受不了的一手拉著她:好啊~下次我就找十幾個餵飽妳這隻潑辣的騷貓!「

三姐居然摟著姐夫:真的嗎?我好久沒嚐過了.別讓我等太久~「 ..」噗咚「的一聲.我跟大姐二姐都跌在地上..

不久那個叫明塗的男子下樓來.得意的跟姐夫說著:金鷹大ㄟ..啊~毅哥.裝璜估過了.加上改建差不多六百四十多.我明天再好好的幫你規劃.應該還可以再折個七八十..「

姐夫:老細.不用折.多的給兄弟們喝茶.只要弄好一點.別給我漏氣..「

明塗:大ㄟ.我看就直接弄了.你們這幾個月就到我那住.吃的喝的我全包了.你都不砍那幾十萬.我就當那些是租金.你別再跟我客氣.再客氣就不是兄弟了!「

姐夫推辭了幾下.不過三姐不斷的幫明塗說話.姐夫只好徵詢大家的意見.還有什麼好徵詢的.當然是一致通過..

於是我們一家五口到了明塗的汽車旅館.我們昨天住的那間被人訂走了.明塗先幫我們安排住另一間VIP.交待櫃檯明天起那間VIP不要再出租.我們包了兩個月..我們一進到房裡.二姐都嚇傻了.豪華的程度讓她瞠目結舌.她想都不敢想的..「噗咚」的一聲.三姐一下子就脫的光溜溜一頭跳進泳池..

羞的二姐急著遮著眼睛.嘴裡罵著:妳這妞.也不想想還有其它人.大膽的過份!「

三姐游到一邊靠著牆:得了吧.除非妳不洗澡.不然妳還不是得光溜溜的.都是女人.有什麼好不好意思的.又不是沒看過..「 二姐才意識到.屋子裡裝潢十分的豪華.卻無處蔽體.浴間是全開放的.她驚呼連連的.才發現大姐跟姐夫兩正脫衣服準備泡鴛鴦浴呢.二姐目瞪口呆的傻了..

大姐也注意到二姐的驚訝舉動.對著姐夫說:毅.我看二妹她還不能適應.不如多開一間讓她一個人睡吧!「 兩人恩愛的泡著澡..

姐夫吻了她:妳做主.妳怎麼說怎麼好!「
一家五女侍一夫12
我坐在沙發上看著電視.聽著兩人的親密對話.我無法想像.一個曾經是黑社會的老大.大姐的溫柔魅力.將丈二金鋼化做繞指柔..

大姐深情的吻了姐夫.然後站了起來.只是包著一件浴巾.二姐想不到連一向保守的大姐都這麼開放.大姐走了過來用她一貫的溫柔口吻拉著二姐到沙發上坐著說話.我看姐夫一人躺在浴缸裡.我調皮的站起來說:姐.妳們聊.我陪姐夫泡澡去!「 說完我開始脫衣服..

二姐瞠目結舌得盯著我.看著眼前的脫衣秀:小~小~小君~妳~妳~妳~妳也~妳也~妳陪姐夫泡澡?「

我無所謂的聳聳肩:又不是第一次.有什麼好怕的?「 說完我不理二姐的溜到浴缸那跟姐夫玩著..

二姐瞪大眼:我~我不是做夢吧?妳~妳們?姐夫?亂倫?「

三姐起來拿著浴巾擦著頭髮走到沙發那唸著:什麼亂倫?大姐是大老婆.我排老二.小君是三娘.喂~慢來的.雖然說妳是我二姐.不過先來後到.妳要排老四了!喂~壞蛋~你四個老婆眼看就齊了!「

大姐拉著慌了的二姐溫柔的說著算命先生跟她說的事.姐夫命裡註定要有四房.他才會有子嗣.大姐為了要讓姐夫有後.姐夫又不想再娶.於是大姐突發其想的.先找了個性開放的三姐.然後又安排我跟姐夫去蜜月之旅.我跟姐夫的一段不倫戀開始後.這樣姐夫就有了三個老婆了.只要在一個.姐夫就可以有後代了!

大姐:妹~我們不要分彼此~我只求上天給毅添個子嗣~將來不論誰先有了毅的骨肉.我們都會當他親生的一樣疼愛.二妹.妳可憐大姐求子心切.再說囉.如果是別人來分享.我倒寧可是自家姐妹.不會爭風吃醋..「

三姐:誰說的.我就吃醋.妳看.他明明就比較疼小君.妳看妳看..哼!喜新厭舊的壞蛋!「 說著比著浴缸裡的我跟姐夫.我胯在姐夫身上.他摟著我的腰.就在浴缸裡幹了起來.二姐不敢相信的看著浴缸方向的我跟姐夫..

大姐笑吟吟的說:呵呵呵.計較什麼?妳姐夫等會就會來找妳了.妳還不去洗乾淨點等他來臨幸妳?「

三姐站起身來甩著頭髮:喜新厭舊的壞蛋.看我不吸乾你.哼!「 說著朝浴間走過來..

二姐驚慌的說:姐~她們~她們~妳~妳都不吃醋嗎?「 大姐笑笑不答.三姐已經開腔了..

三姐:她吃什麼醋?都她設計的.姐夫幹我的時候她還幫忙推呢!「 三姐邊走邊嘟嚷著.輪到二姐說不出話來..

大姐:哎呀.自家姐妹有什麼好吃醋的?何況妳姐夫他又不會偏心.他都會照顧到的!「 二姐不禁的眼光又朝了浴間望去.我跟三姐還有姐夫三個人居然玩在一起了..

二姐搖搖頭:姐.妳們真好.真幸福.我.我.我.嗚嗚嗚..「

大姐安慰著她:妹.別哭.都過去了.以後.我們一家五口.好好快樂的生活.好不好?我們四女共一夫.說好了.誰都不許吃醋!「

二姐牙一咬點點頭:嗯!「

大姐笑吟吟站起來拉著二姐的手:走.洗澡去..「 大姐主動的拉開浴袍現出她赤裸的身體.伸手幫著二姐寬衣解帶.二姐害羞的低著頭.沒多久就被大姐脫的精光.一條白白的小白羊..

大姐拉著二姐到淋浴間我跟三姐正忘情的跟姐夫做愛著.三姐趴在浴缸邊.姐夫從她身後幹著她.我摟著姐夫的腰將兩顆咪咪貼在他背後.用咪咪幫他按摩著.二姐看的笑了出來:妳們還真放的開.真淫亂.哎!「

三姐邊享受姐夫幹她邊呻吟著:嗯~嗯~嗯~別~別急~噢~嗯~等~等等~就~就輪~輪到~輪到妳了~我~我~我快好了~用力啊~嗯~真舒服~嗯嗯嗯~噢~好爽~好爽~用勁~我~我~我~噢~我好了~好了~舒~舒服了~都~都好~好了你還一~一直幹~壞蛋~壞蛋~我~我好了~換~換人了~換人了~~「 大姐跟二姐兩個摀著嘴笑著.開了蓮蓬頭淋浴著..

姐夫邊幹著三姐邊回過頭跟我接吻著.大姐跟二姐沖完澡.兩人擦乾身體.回到沙發那坐著.三姐摀著下體走到她們那:呼!爽死我.死壞蛋.你一定偷吃藥.哪那麼強?搞的我連出來兩次..「 三姐嘟嚷著嚷著.大姐跟二姐都笑彎了腰..

沒多久我也走到沙發那:噢~我~我不行了~姐~姐~妳們誰先上?「

二姐瞪大了眼:不~不是吧?妳~妳們兩個?都~都~都~~「

三姐:那壞~壞蛋~肯定~肯定是吃了藥~到~到現在都~都不出來~我~我~我不幹了~不幹了~二姐~妳上~跟他拼了~上!「

大姐笑著推著二姐:二妹~妳上~換妳~「

二姐推著手:不~不~不~我~我不敢~姐~妳去~「

大姐吟笑著牽著二姐的手:有什麼好怕的?走~姐陪妳去!「 沒多久浴間就傳來陣陣的呻吟聲.也不知道是大姐還是二姐的..
一家五女侍一夫13
三姐拉著我陪她去游泳.兩個女生赤裸裸的在泳池嘻鬧著.呻吟聲從浴間不知道什麼時候換到了床上.三姐拉著我趴在池邊欣賞著床上激情的3P真人春宮秀.她還真不是普通的色.直盯著床上看.也不覺得羞.臉都不紅的..

沒多久她意興蘭姍的游開.我以為她終於看膩了.沒想到她是到電視牆邊打開電視.將頻道轉到西洋A片.然後把聲音調大嚷著:喂~床上的~學著點~「

我跟大姐二姐不約而同的盯著她:妳~真是的!!「

只見姐夫「噗通」的一聲跳進池裡.潛到電視牆邊一把將她抓住:今天非好好治治妳這隻潑辣的騷貓不可!「 接著就是三姐的」啊~「聲不斷..

三姐不停的嚷喊著:噢~嗯~啊啊~壞~壞蛋~你~你是吃~吃了什麼藥~噢~噢~嗯~啊~啊啊啊~夠了~好~好了~我好了~好了~都好了你還~還幹~噢~噢~噢~~「

我爬上岸.擦著身體到了床邊.只見二姐爽癱了張開雙腳直喘著.大姐側躺在她身邊伸著食指撥挑著她胸前的蜜棗..

二姐喘了好久才開口:姐~我~我活到~活到今天才~才真的~真的感覺到~當~當女人的~的滋味~真好~真好~「

我撲上床陪著大姐把玩著二姐:二姐~以後我們一起跟著姐夫